激情小说

【真实的春天,我和小姨的13年】【第3部】【完】

字号+作者:武汉建设信息网 来源:小明看看 2018-08-05 14:27 我要评论()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

我放她下来,帮着她收拾,把桌子擦乾净,碗筷洗好。第三部刚吃完,我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我考试的怎么样,也不知道给家打个电话,问我这周回不回家,我妈要和我姨说'...

我放她下来,帮着她收拾,把桌子擦乾净,碗筷洗好。

  第三部

  刚吃完,我妈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我考试的怎么样,也不知道给家打个电话,问我这周回不回家,我妈要和我姨说话,我便一把又把她拉坐到我身上,电话给了她,让我姨也和她说话,她就坐在我怀里,说小锋应该考的不错,过两天成绩才会出来,我妈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电话放下,我姨狠狠在我嘴咬了一下,你学坏真快呀,抱着我和你妈打电话。我们又打闹到了一起。

  一会儿,她起身,说去洗洗头吧,都乱的不像样了,我下午得上班呢。

  接好水,她坐在小板凳上,我帮她把头发打湿,抹些洗发精,轻轻的抓,慢慢的揉,小姨闭上眼睛,很舒服的样子,我在她的嘴唇上亲一下,在鼻尖上亲一下,小姨笑着用澡盆的水泼我,她说脖子后面捏捏,耳朵后面也要揉一揉,我照着做,小姨叹口气说好舒服,她说再加点热水吧,水有点冷了,我把水温加热一点,帮她把洗发精冲乾净,再把她的脸擦乾,她睁开眼睛笑着说,辛苦你了。

  我接口道,秀,以后我会一直给你洗的。小姨身子一震:你叫小姨什么?我说:叫秀呀!小姨嗔怪的笑了:有人时可别这样叫!

  然后小姨坐在大镜子前面,我开始帮她吹头发,小姨的头发没有小王老师的长,但也已经披到了肩膀上,我慢慢的吹,细心的梳,小姨在镜子里对着我微笑,我也对着镜子里的小姨傻笑,小姨说可以了,梳得很好,我说再梳一下吧,我好喜欢梳你的头发,细细的,柔柔的,还可以对着镜子和小姨会心的笑。

  小姨说你下午在家休息吧,我得收拾收拾上班呢。我不愿意,就和小姨说:我们去沙发上坐坐吧,我收好吹风机和梳子,拉她一起坐到沙发上,我说秀你还来坐我腿上吧,小姨故意在我小弟弟上面一坐,嘻嘻的笑着,我搂抱着她,闻着她的发香,手又钻进了她衣服里乱摸。

  这时小姨说你的头也该洗了,一会儿小姨帮你洗吧,我说洗哪个头啊,洗大头还是洗小头,她敲了一下我的脑袋说,两个头都要洗。这样一亲热,我的下身又鼓了起来,她也感觉到了,这这个小东西,可不老实呀?

  我也不反驳,下身一用力,从我穿的睡衣中缝中就挺了出来,她本来就是光着屁股坐在我身上的,当时就感觉到了我下身的温度,屁股稍微一动,很自然的把我的下身就给吞了进去。

  我们这样拥着坐了一会儿,小姨慢慢的开始受不了了,她搂着我的头,下边开始用力的挤压着我的分身,你个小坏蛋,在沙发也这样对姨。我在下边也一下一下地顶着她。

  我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那里又变得湿透了。我逗她,秀,我的小姨,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想我了呀?她不由自主地一边在我身上狠狠的一下下坐着,一边说,谁想你了,你个小坏蛋。

  我听到这句,我当下不再往上顶了,我是小坏蛋,不来了,那不来了,你还用火腿吧!

  这时,她可已经受不了,她难为情地叫道:小锋……快点……小姨要痒死了……这时我一把解开了她睡衣上边的扣子,要去吮她的奶子,她打了个冷战,意识也又从淫欲中清醒了过来,小锋,别,姨一会儿真的要走了,晚上,晚上姨再陪你啦,好不好?

  说实话,我现在也只是逗她玩,自己确实已经没有再战的能力,也只好故作委屈的答应了她。

  她又在我身上轻轻坐了几下,还是起身擦了身子去换衣服了,我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化妆,看着她梳头,看着她穿戴整齐……最后,她走之前又过来在我脸上轻轻亲了几口:你在家好好休息吧,你的身体可是不如以前呀,希望是因为你你是第一次这样做爱才会这样,我感觉你怎么还没有前几次在姨嘴里边出来的多呀……我心里边不禁一紧,她到底是熟透了的女人,果然是了解我,竟然能感觉到我的身体不如前几次……小姨走了以后,我便先去把电视打开,然后回来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可能是电视上的节目真的不吸引人,也可能是今天身体真的太乏了,虽然上午已经补了一小觉,但还是在放松以后不知不觉间就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天已经有些要暗了,但小姨还没有回来,而外面又开始稀稀拉拉下起了雨,隐隐还有雷声在比较远的地方响着,闪电也不时的在外边亮那么一下子,可能是附近的哪里下得比较厉害吧!

  睡了一下午,我还是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得劲,浑身无力的样子,尤其是两条腿很是酸酸的感觉,但睡是已经再睡不着了,我就想起来做点吃的,确实也有些饿了,干脆就表现表现吧,自己想去做点吃的,也好讨小姨开心些。

  我便起来关了已经开了几个小时的电视,打雷要关电器的常识我还是知道的,睡着了没关可以原谅,但现在醒了还是要关掉的。我上了趟厕所,把攒了一下午的尿给排了一下,感觉舒服了些,就进了厨房,开始我准备晚餐的工作。

  其实我那时并不怎么会做菜,只是在家的时候偶尔会给家长帮一下忙罢了,我对自己要求也不高,很快也就搞定了,炒了个西红柿鸡蛋,然后又把那根早上我从小姨床上收起来的火腿给切了切,简单调了一下味,又煮了锅小米稀饭,把家里边的馒头又给加热了加热,也都是很平常的工作就做完了。

  做好了以后,我因为自己有些饿了,就一边自己先尝了几口看自己做的味道怎么样,一边到厨房里间去研究了一下小姨家新弄好的洗澡间,感觉还不错嘛。干脆就先放了水,自己在浴缸里泡了泡,一边想着,小姨现在要回来我打她一起泡就好了。可左等右等,眼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新闻联播都要开始了,小姨还没有回来。

  这时,雨下得开始有些大了,雷声也越来越近了,我想了想,就到正屋里给小姨办公室打电话,打响了,但一直没有人接。又呆了一会儿,我感觉反正在家也没意思,还不如出去接小姨吧,我便换好衣服,又去找了两把伞,锁上门去学校了。

  进学校以后,我四下看看,因为是周末,包括我们毕业班在内都不上晚自习,所以学校里边很安静,我便直接来到小姨的办公室,外边看到里边没有亮灯,也锁了门,我便又从楼里边退了出来,这人哪去了,也不和我交待一声。

  我正纳闷的时候,突然听到办公楼三楼上边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抬头往上边一看,果然那有个办公室里边灯火通明的,那像人不少,声音就是从那里边传出来了,我想了想,那应该是刘老师的办公室吧,这么晚了,怎么还会这么热闹,我上去看看,小姨也应该有可能在吧。

  虽然我的腿酸酸的,但这几屋楼对我来说,还是不在话下的。不一会儿,我便来到了那个办公室的门前,门没有锁,只关了一半,我在外边往里边一看。好家伙,满屋的人,我一扫,便看到了小姨正在里边,好像正和刘老师在小声的说着什么。

  我在门口一出现,屋里边的人便也看到我了,有个我不认识的大个子男人问我:你找谁呀?他一说话,刘老师和小姨的目兴就都转了过来,刘老师一看到我,马上就向我招手:小锋,你进来,刘老师有话要问你!我自然也就进了屋,来到她们俩面前。

  小姨见到我来好像有些意外,但也接着说:我说怎么往家打电话没人接呀,原来你跑学校了!

  我往她们俩边上没人的地方站了站,那么多人都在,我才不站在正中间让大家吸引大家的视线呢!这时,我就可以看到在办公室里的所有人了,有的不认识,但基本还都是见过面的,我小姨,刘老师,我们班主任,这都是我熟悉的,后来我知道还有个男的是小丽的爸爸,也就是刘老师的爱人,还有刚才问我找谁的那个是小丽的叔叔,再就是正坐在门后的板凳上低着头抽泣的小丽同学了。

  我心里边不禁嘀咕起来:这是唱的哪一出呀?怎么弄得给三堂会审一样。难道小丽受委屈了?

  这时刘老师用手示意了一下我小姨,好像是让小姨问我话,小姨想了想,就看着我说:小姨问你个事,你要实话实说,知道不知道?我听了点点头,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我已经会计出来是一定是和小丽同学有关系的了。

  小姨见我点了头,便接着问我:昨天你和小丽是不是去了王艳家?小姨一问过这句话,那几个的眼光刷得就集中到了我的身上,只有小丽还低着头在那抽泣着,便我能感觉到她也注意在听着我的回答。

  这个时候,我自然是知无不言了,再说了,这明白着的事,有必要再问我吗?这不是你和刘老师让我们俩去的吗?想起来这个,我还生气呢,提前也不知道和我说一下,让我有个心理准备,要不然,反正我在那儿已经失身了,算了,也就不生气了吧!

  我大大方方的回答小姨:是呀,昨天考完试,我和小丽就去了呀,我们还买了水果,不是空着手去的,你们就放心吧?

  刘老师和小姨显然不是在考查我们俩有没有买水果,懂不懂事。小姨看了一下刘老师,又接着问我:中午是不是在那里吃的饭?还喝了酒?

  我听到这儿,就感觉这里边可能要有些什么问题了,我一边计较着,一边回答她:是呀,小王老师对我们来很开心,弄了好多好吃了,喝了要有好几瓶啤酒吧!

  小姨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而是直接问我:吃完饭都做什么了?

  我按照她让我感觉要发展的思路早就准备好了怎么回答,我才不会说小丽同学喝高了以后,小王老师和我对着喝呢,我说:吃完后她们俩可能不能喝吧,就去屋里边睡觉了,我在外边看电视。其实哪看电视了,开都没有开,这不是给自己找点事做吗。

  小姨和刘老师对视了一眼,又接着问我:然后呢,一直看电视吗?有没有别人过来?

  我这时注意到小丽本有些小声音了的抽泣又有些加重了,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今天会有这种情况,显然这不是在调查我,而是在调查小丽同学昨天的行踪,她们家长的心事还是让我给猜到了。

  到这时,我反而不紧张了,原来我还有几分担心我和小王老师的事会不会有什么遗漏,昨天晚上我在哪里,可是其他人谁也不知道呀,但小丽应该可能能猜出来我在哪,因为最后那时我确实已经喝得不可能再回家了,还要到小王老师家换衣服,想必小王老师不会让我醉到大马路上的。

  想到这里,我做了决定,只要小丽同学不乱说话,我和小王老师的这个晚上,就不应该会出问题,但我要编没有人来,好像他们应该是知道些什么的,那不就证明我在撒谎了吗。我马上就做了回答:老鹏来了呀,我们几个一起打牌的。

  看来他们对我的回答都很满意,倒不是很满意,而是我说的和他们掌握的情况基本一样罢了,我回答完后,刘老师就已经开始在训小丽了: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和那个小鹏在一起,你要不说,他怎么会知道你在你表姨家?还不和我说话实话,还说你没有见到他……那小锋说的能是假话呀?

  我一听这个头就有点儿大了,原来小丽同学竟然根本不承认昨天见过老鹏,天呢,你编瞎话也编的太假了吧,家长肯定是有证据才会这样审我们,你竟然睁大眼睛说瞎话?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小丽同学的叔叔去城里边办事,车刚好在小王老师楼附近过,看到了老鹏在那片儿正买水果,回来和这边一学,刘老师两口一分析,就知道有问题了。

  这时,刘老师直接就冲着我问了起来:昨天晚上你们在哪吃饭,然后都去哪了呀?

  关键的时候到了,我感觉他们等的也就是我这个回答了,晚上去哪了,小丽同学和那个老鹏去看通宵电影了啦,我怎么知道他们俩到底去哪了,又做了什么事。

  我心里边嘀咕着,但还是很爽快的回答:晚上老鹏请我们在外边吃的饭,吃饭后老鹏约我们去看电影,但我们都喝了酒,小王老师不让非拉着小丽回家了。

  这时,刘老师好像不大相信我的话:那你和小鹏没有回去吗,你们去哪了?

  这时我按照自己想好的就说了:我也喝的多了,你们知道我和老鹏也不熟,就也跟着小王老师和小丽回去了。晚上我在客厅睡的沙发,她们俩在屋里边一直说话……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小王老师呀?

  我的话说到现在,也有些冒险,要是小王老师不知道状况说的和我不一样了,这可就不好解释了。但此时大家好像都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感觉所有人都舒了一口气一样。

  这时,刘老师的爱人终于说话了:看来这事还得感谢你表妹呀,不用再问了,今天打了一下午电话了她都不在家,不过到底是亲戚嘛,那个小鹏怎么看也不像好人,以后你要多管管小丽就好了。他话刚落,刘老师就针对着反驳了:我管,女儿是我一个的,你做爸爸的做什么呀?你不是认识小鹏他爸吗,你和他家人说,以后别烦我家小丽……我听他说今天给小王老师打了一下午电话都没人接,心里边不禁有些不是滋味,竟然一天都不在家,肯定是和那个谁在一起了,不由得有些小神伤了,不过也好在她今天不在家,要不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小丽今天我可就保不住了,我得想办法和她打个招呼,别让穿帮了才是。

  他们俩紧跟着拌了几句嘴,我们班主任终于说话了:好了,好了,没事就最好了,小丽也是怕你们生气才说没见着小鹏的,能理解,咱们大家都回去吧?

  这时小丽的叔叔可能感觉到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事是他回来讲了才引发的,他拉着他哥和我们班主任:咱们出去喝几杯吧,嫂子们,一起吧?我请客!

  刘老师此时哪有这心情,拉着小丽,二话不说的出门下楼,小姨自然也说不去了就陪着刘老师她们走了出去,我呢,当然也跟着小姨走了。那三个男人一边说着话真的找地方喝酒去了。

  外边雨下得不是很大,小姨便要把她的伞给刘老师,我一见这样,干脆很懂事的把自己的伞抢着给了刘老师娘俩,刘老师不要,我便说:这点雨,像没下一样,我是男生可不像你们,我淋淋还精神些。

  推让了几下,刘老师还在坚持,小丽的手已经伸过来接住了,刘老师骂起来小丽,不过我感觉小丽能来接我的伞,应该能说明她今天对我比较满意吧。小姨也说那拿着吧,刘老师才不再坚持,和小姨又说了几句,然后大家就各走各的了。

  然后,小姨才告诉我,原来小丽今天下午才回来,而且死活不承认昨天见了老鹏,才引发今天这场办公室调查的,先是找我们班主任问情况,又是把小丽的叔叔也叫过来,然后,反正也就是这么会事了。

  我一边走着,一边心里边在想,哎,你们哪里知道。其实我也不知道呀,她们俩,昨天晚上可是在一起混了一夜呀,不是一夜,还要加上今天一个上午呀!算了,今天我就当一次骗子吧,没办法的事情了。

  我和小姨一边说话,一边沿着路边往家里边走,拐过路口,好像雨下得又有些猛了,小姨便叫我:你还不进来打着伞?我接过伞,又往四下看了看,路上再也没有人影了,便就势另一只手去揽住了小姨的腰,小姨也没拒绝,还又往我身上贴了贴……虽然有些小风把小雨不时打到我们的头发上和衣服上,但我们一路温馨,都没有再多说话。

  回到家里边已经将近9点了,锁好门,小姨顾不得换衣服便慌忙着要去做吃的,我抱着她对她说,小姨,我已经做好了,就等你回来吃了。我们进了厨房,她看到我准备的晚餐,真的是有些意外但确实很开心的样子,我让她先去里间洗个澡,我再把稀饭和菜热一下,她也没有反对,很听话的拿了睡衣进去放水洗澡了。

  进去之前,她还回头冲我笑着说:你不进来和姨一起洗?听了后我心里边不禁就是一荡,但还是生生压住了自己的邪念:我还要热饭呢,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已经洗过了。

  小姨对我的回答很意外,好像又有些遗憾我的回答,她说了句:你变成好人了,你可别说小姨不给你机会呀?一扭身就进去了。

  这下我算是意识到了,这男女呀,只要发生了第一次,然后很多事就已经很容易了 ,比如一起洗澡,一起做坏事了,这时的小姨显然已经完全接受了我。

  不过兄弟们一定都会意外我怎么不跟着进去洗鸳鸯浴,其实你们哪里知道我现在的苦闷呀,我的身体今天已经是几经沙场了,在小王老师家半夜一次,清晨两次,回来后和小姨又是一次,早已经是有心怎么样无力怎么样了。

  而且今天晚上小姨可是已经准备好考验我的了,我还是尽量把精力压到最后到床上时再爆发吧,然后骗着小姨睡觉才是直理呀。

  要不,浴室这一战,我估计就得彻底玩完了,可就又要泄掉我多少原气呀,我晚上可就没得交待了,弹药不充足的生活是很无奈的呀。

  当我把饭菜都端到桌上布置好的时候,小姨也洗好出来了,浴后的感觉果然和平时不一样,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随着她的走动睡衣里边也隐有肉光闪烁,我一时看的眼睛都有些直了,她一边梳着头,一边坐到了我旁边的沙发上:你不是说你喜欢给我梳头吗?你再给姨梳!

  我当然记得我中午说的话,我挨着她坐下,接过梳子给她开始梳头,她一边拿筷子找吃的,一边起身坐到了我的身上,随着和她身体的这一接触,我原来打算到晚上上床再用的分身小弟弟不顾劳累还是不客气的涨了起来,她自然也就感觉到了:你可是又不老实了呀?刚才还装,不理小姨……此时的我也不想解释了,扔掉梳子,稍微的把她往上推了推,自己把我裤子的拉连给了拉了开,手进去一摆弄,便从内裤的边上把分身小弟给掏了出来,然后掀开她睡衣的下摆,示意她往下坐,她真空的下身,当时就感觉到了我的温度,小姨屁股稍微一沉,感觉天衣无缝的就把我给吞了进去。

  我们这样拥着坐了一会儿,我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她的那里又变得湿透了。

  还和中午一样,我要她喂我吃,小姨笑着扭过头在我嘴唇上咬了一口,同时又用下身在我的分身上狠狠收缩了一口,你呀,真是个小坏蛋!便还是她自己吃一口,又喂我吃一口,又在我嘴上亲一下,脸上亲一下,还是亲得我满脸都是油。

  当我和她说我要吃火腿的时候,小姨一边给我夹,一边奇怪的问我:你出去买火腿了吗,家里边没有了呀?我抱着她把自己往上一顶:有呀,这就是你昨天晚上用的这根呀?今晚有我的了,我就要把它给吃掉了!小姨坏坏的笑了,下边连着收缩了几下,我让你笑话我,这不也是你教我的吗?你不是喜欢吃这种的吗?

  正在我们俩这样亲亲喔喔的时候,电话铃声又不合适宜的响了起来,她起了些身子把电话给拿了过来,又往后这么一坐,到把我吞进去以后,才开始说话。

  是刘老师打来的电话,好像是说小丽不听话,说小丽吧这妞儿还闹,正在家里边哭呢,小姨一边在我身上乱动着,一边听着刘老师诉委屈,还不时的安慰她几句。

  挂了刘老师的电话,小姨把电话往沙发上一扔,然后身子往我身上靠了靠,让我顶得更深些,自己叹口气说:这当女孩子的家长真是不少操心呀?

  我还没有回话,电话铃声音就又响了,小姨一伸手这次都没有让我出来就又坐了回来开始接电话。

  这次是我妈打过来的,好像是说让小姨和我说让我明天回家帮着做些活,这峡谷天家里边比较忙,反正也考过试了,她们姐俩又唠了些别的闲话,我在下边顶了几下,但这次小姨倒是很老实,夹着我一动也不动的和我妈妈说话。

  等到她把电话放下,小姨扭过身在我胳膊上狠狠拧着,下体也用力收缩着,我让你乱动,我和你妈说话,你还乱动,难为情死了!

  我正在求饶的时候,电话铃声又响了,这次小姨下边根本就没有停,一边起伏着一边干脆就直接拿起了电话,这次竟然是姨父的电话。

  她一听是姨父的声音,就想起身离开我,但我双手死死抱着她的腰不让她跑,她晃了几下没有办法,她挣得厉害,我顶得更厉害,也就只好由我了,他们说些什么我不知道,但我马上感觉到她的下身变得越来越热,越来越湿了。

  就在她把电话挂掉的那一秒钟,我感觉到她身体里从上往下一股热浪猛的砸了下来,她的肉洞紧跟着猛的收缩了几下,她竟然在这种情况下就高潮了……至此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我在做的时候能够用心去想别的事,比如这时我一直在用力想听到电话里边的内容的时候,我就可以把爱做得的更长些,这也算成为了我这多少 年来的一种经验吧。

  她这电话高潮一来,也让我的心里边一喜,看来,今天晚上不用担心弹药的问题的,也不用怕她再来审问我的身体不如以前的事了,我现在上床和她再战一场,总应该能满足她了吧?

  简单收拾过餐具之后,我和小姨床上战争的爆发自然是没有任何悬念了。

  因为小姨已经知道了我妈要我明天回家里边帮忙,而且更是难得的这是一个不用担心有干扰的夜晚,所以整个过程中她都格外的放开和卖力。用她的话说,这是她此前5年内都没有如此的一直想要,她更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来对付我。

  虽然刚才在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泄了一次身,但她还是始终处于强势,床上更是越战越勇,在我实在受不了在她体内射了一次后,她又用了对付我最为有效的药方,就是用她的嘴功又再次把我变大,最后到底还是让我在她身体里边爆发了两次,彻底把我搞得再也大不起来了才肯抱着我沉沉睡去……可以说这一天是我人生中最幸福也是最荒唐的一天,在小王老师那里我出来了三次,刚好在小姨这里我又出来了三次,我会永远记住这一天,因为它已经成为我人生中一个不可超越的高峰。

  想想也真是那时年轻身体好,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呵呵,要是现在,恐怕真的就是吃药了也得早就倒下了。

  后半个晚上我睡得非常死,梦都没做一个,早上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将近9点了,这时小姨已经去学校了,她在床头给我留了个条,上边只留了一句很实在很关心的话:饭在锅里边,一定要吃了再走!

  我把这张条收到包里边,然后厨房看到小姨专门给我留的早饭,果然都是我喜欢吃的,更因为我确实饿了,自然是胃口大开,舒服极了。

  推出我骑了两年多的自行车,挎起我背了两年多的破书包,回过头来有些恋恋不舍的四下扫视了一圈,锁门,回家!

  从初一到初三,周末在这条回家的路上骑车,虽然始终是上坡,但我总有一种就是很累也很急切想回到家的感觉,而且肯定是不用休息就可以到家的。但今天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有些不一样了,才骑不到三分之一,我就已经浑身是汗了,当实在是骑不动的时候我就只得找个树荫歇着了,而且还只能后悔出门的时候怎么没有带瓶水呀。

  这条路有20多里,行人车辆其实都并不多,九几年的时候山上也没怎么开发,我们那应该算是绿化不错,但经济不行的地方。有个不算公交的公交车也是一天只有一趟,早上下来晚上上去的,白天在城里边拉货,然后再想上下山,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这条路是我家和附近的几个村下山到镇上的必经之路,来到镇上,再往城里去就是一路平原了。

  那又有些兄弟要问了,这一路的上坡,你怎么还要骑自行车呀,这就是你不懂了,那下来的时候可是一路下坡呀,那感觉,就好像骑着小姨家的摩托车的感觉是一样的,不过因为我要是骑摩托的话总是飞的太快,所以我家人是不愿意我骑车的,也交待我姨,不让我骑摩托车,再说了,这自行车是我家的车,自然是骑回去的。

  一解释就解释的有些多了,不过为了让经常支持我的兄弟们看明白,也就多写了些,也省得有兄弟会问你怎么会跑到镇上来上学呀的奇怪问题了。

  回家后的情况就不多写了,这个时候正是农忙的时候,收麦子到种上棉花,大豆,玉米,花生这中间的时间地里边自然就是忙不完的活了。而且我们家的地有十几亩,那时收麦子还全靠镰刀,每天下来手上都会起泡泡的。

  不过,好在我回来的时候,这些农活家里边都已经开始做了,再说也不全指望我,其实我做的更多是个小工的角色了,但总是比没有我要强的多了吧,自然也就是天天接受家里边人的教育,你要是考不上学,以后这地可就都是你的了。

  我们家是两处院子,平时都住在老院里,新家在村边儿上更高的山坡上,是为了以后给我成家准备的,呵呵。新家里边只是盖好了但没有装修,平时家里边人也不会来这里住,但现在因为新家上边还有我们家将近一半的地,所以这边收的粮食就都放在新家里了,晚上我和我爸爸就住在这里看粮食。

  其实也美的很,山高的地方风大,没有蚊子,也清静,我感觉比村里边要好的多,晚上就睡在平房顶上,那个爽,山风轻吹,绿树环绕,四下看去唯我独高,不能说整个村子尽收眼底吧,也总能收它个七七八八吧。

  一转眼,我已经在家里边呆了两天了,白天跟着家里边人去地里边做活,晚上就和爸爸睡在房顶上凉快,屋里边本来收拾了一个房间,铺了床也撑了蚊帐,但我和爸爸都不愿意在里边睡,为什么,热啦!还有蚊子,哪里有在房顶上让山风吹着舒服。

  晚上我们便在房顶上铺两张席子,我和爸爸一人一张。我和爸爸的话不是很多,说也总是说些不相干的话,因为白天做活最累的是他,所以他很快就会呼呼大睡去了。我就自己一边听着爸爸的鼾声,一边也伸展自己累得酸疼的胳膊腿儿看着星星想自己的心事。

  每次我总是先想自己这次考试的成绩出来没有,要是考不上,可还得在用功学习呀。但一闭上眼睛,我想的便成了小姨,也会想起小王老师,甚至是小丽同学,反正是乱七八糟的,她们的音容和身形会像放电影一样在我面前晃动。

  我总是会想,小姨这几天在家一个人是怎么过的呀,她会不会再用火腿呀?小王老师怎么会和那个老头儿搞到一起的呀,她在城里边是不是孤单呀?甚至还有小丽那天晚上到底和老鹏发生了什么事没有呀,她对我是什么看法呀?呵呵,什么都有,直想到我也睡着了才算完。

  那时我们老家是大家庭,爷爷奶奶和我们一家,叔叔一家都住在一个院子里,虽然已经分了家,地也分开了,但天天在一个院子里,地还是一起帮着种,走动也是很多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叔叔和婶婶也经常关心我的事情,经常要小堂弟以我为帮样,好好学习。我也就想以我为榜样吧,我自己还不知道会不会考上呢。

  第三天我们两家又是早早的去了地里边点花生,当大家正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一辆踏板摩托车从山下边的路上驶上来便停在我们的地头上。想偷懒的我和正陪合我点花生的小妹自然停下了手头的工作要观注一下了。

  因为我的眼睛那时已经近视了,根据骑车者去掉头盔时散出来的长发,我只能判断这是一定是个女性车手,正在我看不清楚还想使劲欣赏骑车人,心里边想着这是谁家的女人来了的的时候,小妹已经扔掉了手里边的盆,蹦跳着跑了过去:小姨,小姨来了。

  我不禁心里边一动,原来是自己家的女人来了。

  这时,家里边的人自然都停下了工作,看到是小姨,妈妈便招呼大家都休息一下,也走了过去,我自然也跟了过去。和小姨打了招呼,我就站在边上听她们说话。原来学校除了毕业班都已经放假了,农村的学校是要放农忙假的,而小姨家里边的地早已经包给别人种了,她一个在家也没事,就上来要住几天帮我们忙。

  妈妈自然是很高兴,小姨对我的态度也很正常,一边和我爸爸妈妈说话,一边儿从摩托后边解下了两箱健力宝,让我打开给大家分一分,我和小妹自然欢呼着去做了。当大家都喝着的时候,小姨又从包里边拿出了一份红色的东西,给我妈:姐,你看这是什么?

  我妈接了过去,近处的爸爸和小妹也探了头去看,还是小妹叫的最快:通知书!

  这时,小姨也笑了起来,爸爸妈妈也笑了起来,妈妈假装埋怨小姨:你来了,也不先让看这个!

  小妹抢过那通知书也不让我看,就跑到也坐在边上的我叔叔家的儿子面前,看,我说我哥能考上吧,你看,通知书!

  在旁边的叔叔和婶婶自然也很开心,叔叔说:就知道要有好消息了,我们家也出了秀才喽!然后他又对我妈妈说:嫂子你别做活了,回去做点儿,好吃的,咱们全家中午庆祝一下,酒我管了,都去你家吃!

  爸爸自然也开心,也要我妈妈回去,妈妈当然是最开心的人了,她收拾了收拾,又把通知书从小妹手里边要过来,让我收好,便让我和小姨都回家去,妈妈对爸爸和叔叔婶婶说:你们继续干吧,我和小秀到家里边准备吃的,让小锋去买酒,中午他叔和婶就不要开火了,好好庆祝一下。

  看的出大家都很开心,然后,妈妈便去骑她的自行车。小姨让她坐摩托,但妈妈说骑习惯了自行车走山路,让小锋坐摩托车吧。

  我当然便想去骑摩托车,小姨也没有反对,只是把头盔给了我让我戴上便坐到了后边,妈妈这次也没拦我,交待我要慢些后,便给了我钱,让我和小姨先拐到市场上去买菜和酒。

  摩托车再慢慢也比自行车要快的多,我还是带着小姨一下子就窜了出去,引得妈妈在后边骂我不听话。

  车跑起来自然就有风,因为我戴上了头盔,我们便无法多说些什么,我只能用速度来让她知道我现在的高兴,而她在我们离开地头儿而且看到妈妈跟不上来的时候,她本来扶着我腰的手慢慢向前,环住了我,往前挪了挪身子便贴了上来,肉感,质的肉感让我的心神不由得就是一颤。

  一时间,自然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了。

  到了村里边卖菜的小市场,小姨和我很自然的分开。我停好车,和小姨一起选了些菜,又去买了两瓶酒,便说说笑笑的又骑上车回了家。因为在村里边骑的不会快,我就没有再戴头盔,而小姨因为手里边要拿酒,也就没有再抱我,骑的很慢,我便也知道了一些这几天学校发生的事。

  这次我们学校去参加考试的9个人里考上了5名,算是创了这几年的记录了,而我其实就是第5名,只比分数线高出了1点5分,在全县录取的300名中名列290多,算是很幸运的了。

  小丽同学考了个全县第40多名,为我校第一名,而其他几个也都是在中间了,不像我和小丽一个在前50名,一个在后50名里。我也知道了二班那个胖妞也考上了,别的我就懒的知道了。

  我们回到家里,妈妈已经在收拾了,小姨和爷爷奶奶打了招呼,我打了水让小姨也洗一洗路上的灰,虽然没有过分亲热的言语和举动,但我还是感觉心里边甜甜的。

  爷爷奶奶知道我考上了学,也是很高兴,只夸我懂事。妈妈便和小姨去忙着准备做菜了。

  中午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爸爸和叔叔都陪爷爷喝了不少,我也喝了点儿,白的,我不喜欢,但他们都喜欢,我也没办法。

  妈妈和小姨,还有婶婶在一起聊那些我不关心的话,婶子竟然提到了要给我介绍她娘家村里边的女孩子和我处对像,听着她们在那聊的开心,我也没有多说话,只是在边上偷偷的欣赏着小姨的身子,想着那衣服下边的丰满这两天有没有变样。

  午饭结束的时候,爷爷奶奶回去了,婶子拉着小堂弟回去了,妈妈拉着小姨去她屋里边说话了,而叔叔还在和爸爸喝着,也不让我走,我就是不喝,也得坐在这儿陪着他们,看的出叔叔确实很开心,光和我爸爸说些我以后会多有出息的话,爸爸自然也高兴,两个杯来杯去,喝得也是很尽兴。

  下午自然还得干活,因为农活不能耽误,下午自然活就干的快些了。妈妈和小姨一组,爸爸就只好和我一组了,叔叔婶婶一组,而小 妹妹自然就被放假了,在边上和小堂弟玩去了。

  晚上又是好吃好喝,大家看了会儿电视,因为新房盖成后小姨还没有来过,妈妈便和小姨,叫上我,还有小妹到新家里边去看看,我们大家也想凉快些,便一起去了。

  一直往村上边走,到了新院,进去后妈妈陪着小姨到各个房间里边去看,一边说些什么材料多少钱和以后装修怎么弄的问题,我和小妹不感兴趣,自然就跑到屋顶上去玩了。

  不一会儿,她们俩便也上了房顶,这一上来,小姨便被这美丽的夜景给吸引住了,四下里看的津津有味,她对我妈说:这地方好,比镇上强多了。妈妈笑她:那你还不是愿意嫁到镇上,不愿意到山里来?她们俩在那边嘀咕着笑着说着悄悄话,我在这边拉出了自己和爸爸的席子,就和小妹一人一张坐在上边玩。不一会儿,全身的汗就已经都下去了,她们站着因为能直接让山风吹到,还会有些冷了。妈妈便叫小姨下去说话,小妹在这儿玩了一会儿,有些想睡觉了,没有妈妈在她有点害怕,就也跟着下去了。我虽然很想和小姨单独在一起,但在家里边,我可没胆子乱来,再加上身上累得到处都疼的,所以也就很自觉的自己先睡自己的了,只是感觉好像她们在下边说了好长时间话,我就不知道了。

  正在我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抱着东西上来了,然后把空着的席子往我旁边挪了挪,在那上边铺着被褥,我马上就感觉那不会是爸爸,第一,他不会睡到我旁边,因为他知道我不喜欢他打呼,第二,他更不会再去铺什么褥子,我们俩都是直接睡在席子上,随便盖个什么就行了的。

  我睁开眼睛一看,果然只见是一个美妙的身影正蹲在那里铺着东西,是小姨,我马上坐了起来。小姨被我的举动吓了一下:你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又醒了?

  我此时当然是心情相当的激动了,我开心的说:我一闻到小姨的昧就醒了过来,你怎么没和妈妈一起走呀?

  小姨这时,一侧身倒在她铺好的席子上,用手把头发解开披散着:我才不去老院睡呢,人多蚊子多还热的很,又不方便!

  原来妈妈让小姨回老院时,小姨不愿意回去,妈妈也只好又拿了一床干净的被褥出来,把爸爸原来铺的给收了起来,在下边屋子里边给小姨铺好,说了些话,交待她锁好大门,就带着小妹回老院了,当然爸爸也就被命令不会在上来睡了。妈妈走后,小姨自然嫌下边没有上边凉快,就上来睡了。

  我也侧着身子躺了下去,一时间,很近的面对面,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脸,也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她伸出了手:来,到小姨这儿来,你那地上硬的很!

  我挪了过去,很自然的,我们便抱到了一起。

  此时我认为已经不需要的任何的言语来解释什么了,抱了一会儿,我的嘴便直接压上了她的唇,她可能没有想到我这么急色,脸马上便红了,害羞一样像侧过头去,但又不是很坚决的那种,嘴里边还嘟哝着:你个小坏蛋,这么急。

  我扯过她一只手:小姨,我真的好想你,不信你摸摸看。她作样子想把手抽回去,被我用力拽住,用力往下引。她挣了两挣没挣开,便被我放到下身那里。

  我穿的是齐膝的短裤,前面没有裤链的那种,东西半硬着,鼓鼓囊囊的一团。我拉着她的手,隔着薄布,在上头挨挨擦擦。又掰开她的手指成掌状,把她的手压在我的分身小弟弟上面,我的手在她手背上,然后轻轻揉动。

  接着又将她的手掌收紧,我的东西成棍状落在她手中。我咽了口唾沫,说:“没骗你吧?”

  她轻咬着唇,低声说:一点儿都不硬。手已经忍不住悄悄的揉动起来。我自己正躺在那里,将她身子侧抱着搂紧,两人静静依偎着,望着天上的星星。

  平静了一会儿,我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小姨,感觉你不想我哦。她弄了一会儿,自然有些手酸,忽然就放开了我,并在将手拿开前,狠狠地捏了我一把。我痛叫一声,她吃吃笑着把身子扭了过去,丢了个后背给我:懒得理你这个小坏蛋!

  我当然知道小姨此时不是真的生气,她这一转过去,我刚好但从后边贴了上去,下身已经硬硬的顶在了她的屁股沟里,我用手撩开她的长发,把她的脸露了出来,从后面看去,这时的小姨有股说不出的清丽,我扳过她的头,对着她的嘴惩罚地又重重的亲了几下。

  她只来得及叫了半声:“啊-!”嘴唇被我狠狠的给打开了,我的舌头当然便一马当先的伸了进去,她不再拒绝,也开始热烈的用香舌和我搏斗着。她在回吻着我的同时,她的一只手已经向后攀上来,圈住了我的脖子,这种接吻的姿势分外刺激。她的屁股也用力往后边顶着我的凸起,很有些骚痒难耐地味道在我们中间散发着。

  此时的小姨身子已经软瘫在了我的怀里,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斜望着我,感觉就像沙滩上干渴极了的鱼,微张着嘴儿,样子极为诱人。

  我稍稍把下身离她一些,随手扯下了自己短裤,一边拉着她的手从她的双腿间往后,递给她一样东西,在她耳边低声说:小姨,这个交给你了。我的分身在她小手中热突突地奔腾。

  小姨自然也已经准备好了,她嘴里说着:又要让小坏蛋沾便宜了。便把自己的小内裤也给退到了小腿上,而我已经掀起她的裙摆,挺进去再让裙子落回来,裙衣盖住了我和她大腿,我的小弟和她的小妹终于又赤裸相见了,她光滑细嫩的后股贴在我阴毛茂盛的下腹。我们就这样顶了一会,她用手和股沟同时感受着我的分身小弟直通通的在那里往上顶,顶在她细嫩的阴唇上,被淋湿了一身。她被我这样拥着,享受着这种感觉。

  我的分身小弟自然忍不住在她手里边跳了再跳,我实在是受不了了,自己把手伸下去,托高她的屁股儿,此时她的手也不再反抗,很自然的把小弟引到洞穴的口上,暖融融的插了进去,我也能感觉到她早已经等不及了,那里早已经湿得一塌糊涂了,只不过她是想让我主动些罢了。

  她的下身确实不如小王老师的紧,但给我的感觉却是更加的娇嫩无比。我进去的一瞬间,就像冰棍进了溶洞,就要融化了一般,畅美的感觉自是难言。她的身子往后坐下来,我便顶到了尽头,一会儿她又浮上去,我的下体压力一轻,底下凉飕飕的空空的感觉,落下来,又忽悠悠的直升上去,最后她的后股在我的下腹间一挤,松嫩的肉沉沉地往两边撇开,周而复始,动作虽不激烈,却十分销魂。

  慢慢的小姨已经是全身抖动起来,满脸通红,喘气加重,显然她已经动情了,她一边下边动着,一边把我的手拉到她的乳房上。

  我用双手用力揉捏着,我顶住她把她的身子从后边给平着推倒在下边,伏了上去,形成了我她背着我的叠罗汉的姿势。

  想想也可以理解,小姨此时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她需要男人的爱抚,但这些我经常不在家的姨父是无法给她的。

  刚好又遇到我这样一个能弥补这种无奈的人,经过这几个月来的磨合,更有前几日的水乳交融,她心理上已经把我当成了理想的对像,此时自然是完全放开,愿意接受彼此的爱意了。

  我开始有些生猛起来了,她很配合我,任凭我对她展开更加迅猛攻势,我对她连抽带撞一阵猛攻,忽觉阴道里一阵痉挛,她今天的第一股阴精潮涌般涌着从里边喷出,阴道内壁一阵收缩,紧紧夹住我的分身头儿不放,同时屁股拚命的往上挺起来。

  哎呀,小锋,姨要死了。这时小姨可以说是双颊潮红,媚眼如丝,她嘴吧微微半张着叫着我的名字。

  我听到小姨这样叫我,知道她已经高潮了一次,又看到她这个时候的这种媚态,阵阵快感逐渐加深,不觉又是一轮猛冲猛插。小姨知道我也快到高潮了,提起余力把肥肥的屁股拼命向上挺,迎合我最后的冲刺,并且收缩下身,使腔肉一吸一放的吸吮着我更加大的分身。

  我又要丢了…我…我又……“她猛地一阵痉挛,屁股间又是一阵猛的收缩,热烫的淫水又是一泄如注。

  我没有想到小姨这么快就会又来一次高潮,经小姨这样一弄,我的分身又经她的阴精一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顿觉那龟头上一热,一阵舒爽直透心底,猛一阵快抽。

  顷刻间,我咬着牙从喉咙底发出一声:”姨……“然后猛地伏在她的身上,用力地揉搓她的乳房,全身抖动着连打冷战,下体紧紧压着小姨的身子,分身跳动着喷射出一股股白色的粘稠液体,射入了她的下体最深处。

  我一边射一边从后边看着小姨承受浇灌的表情。小姨皱着眉头闭着眼,嘴巴半张着,我每喷射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呻吟。看到她接纳自己精液的表情,我兴奋地连喷了十来下才舒服地停止。

  颠峰之后,我无力地趴在小姨身上,她扭过脸让我吸吮着她那柔软的嘴唇,我双手依然还不安分地握着小姨的乳房揉搓着,我双手分别握住一只乳房用力地扞个不停,体会这小姨胸前的丰满。

  小姨感觉到我在她里边的分身竟然没有变小,”锋……还能再来吗。“小姨轻轻地叫着我,我也感觉到了。可能是这几天晚上休息的比较好吧,我感觉再有一战之力应该问题不大。

  我知道小姨虽然两次高潮了,但她不是那么容易满足的女人,我下边轻轻抽动了一下,也不想让她失望:应该还行。

  小姨听了我的话,下身便是一阵收缩,吓得我急忙叫停:别动,小姨,我们说会儿话再来好不好?

  这时,小姨怕我从她体内退出来,收紧了屁股,好的,姨慢慢来就好了。

  她一边轻轻的动着,一边找话说,很自然的话题便又扯到了小丽同学的身上。

  小姨问我:你那天是不是帮小丽扯了慌呀!我第一反应当然是否定了,但小姨的下身往后边顶了我一下,又紧咬了我一口:还说慌,你以为你小姨不知道你,你说真话和说假话是不一样的。

  听到小姨突然这样说,我的心里边不禁一慌,本就不怎么硬的分身差一点就从里边滑了出来,我急忙又用力抵住给挤了进去。

  小姨自然感觉到了我的异常,奇怪的问我:你紧张什么?这事和你有关系吗?你和姨说到底怎么会事。

  我想了想,反正我和小姨都这样了,再说小丽的事对我也确实没什么影响,这时要不说反而显得我和小姨不亲近,于是我便把那天晚上小丽和老鹏在外边说去看电影没回家的事讲了给小姨听。

  因为是听别人家的事,小姨也不怎么恼我,下边还一边轻轻地动着,一边和我说话:现在的年轻人呀,不得了,姨本来还和刘老师说想把小丽介绍给你当朋友呢!看来我不能和你妈说了!

  我在后边一边慢慢享受着小姨下体的吞吐,一边接小姨的话说:我和小丽谈朋友?估计没戏了啦!

  小姨接着说:想着你们一起还要上高中,她家里边条件也不错,人长的也好,不过现在真的不能说这事了!

  我听后便更紧的抱紧她:就是,不能再说这事了,先谢了小姨记着给我找对像,不过我看呀,还是咱俩谈对象比较合适,小姨?

  小姨一听我说这话,也笑了出来,骂着我:和小姨搞对像,亏你也想的出来?

  这时,我感觉下体已经又适应了小姨的温暖,便也配合着她的动作动了起来。

  小姨骂了我一句:一说小丽,这你就又大了。

  我笑笑,我可和她不会有任何关系,是不说她了说咱俩有关系我才大的。

  小姨又骂我:我才不和你这个小坏蛋有关系呢。

  这时她的下身也已经慢慢进入了状态,明显的湿润的更多了,就这样我和小姨一边打情骂俏的,下体处又开始一进一出的抽插起来。

  这次我们都没有很激动,借着谈小丽的事情,我们的每一次进出都表现的很温柔很平静。

  正在做的时候,村里边远远的传来放鞭炮的声音,我好奇,便直起上身想往下边村子里看看是哪家,而小姨怕我掉出来,也往后随着我慢慢跪了起来,用她的胳膊撑着身子,慢慢又把手放到房边的围墙上,这样她也露出了头可以看到,我自然也伏在她背后用标准的狗爬式一边动着,一边也用手撑住了转墙,好给她少些负担。

  村子里边连着放了几挂炮,好像应该是谁家里边生了孩子之类的事,放过后也就安静了下来,而我和小姨此时的动作已经渐入佳境了。

  小姨说有些冷,我便扯了条单子给她盖到身上,就这样在满天的星光下,我们一边看着下边远处的风景,我一边从后边冲撞着小姨的身子,干着那本不应该干的事,一时感觉倒也诗情话意了起来。

  而这时,我突然对小姨有了一种以前没有过的奇怪的感觉,因为我意识到我现在正在弄的小姨本不应该是我的,她是是别人的妻子,更是我的亲小姨。

  想到这里我不禁四下里边张望起来,好像怕什么人看到一样。但我们这一点光也没有,而且在村子的最高处,也有不近的距离,谁又会想到这里正做着不应该做的爱呢。

  我这时从后边审视着这个跪在我前边的身体,从她的下体的热度,我能看出她现在很享受,她已经伏在了半米高的围墙上,半眯着眼睛看着下边的风景。根本不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我从后边干着她,就好像是天经地意一样,但我还是能感觉到我是在占有别人的女人,是在从别人妻子性兴奋的窘态和癫狂中获得快感,而感觉更刺激的是她是我的亲小姨,我妈的亲妹妹。

  我不禁想起了那次我偷看到的她和姨父在一起时的表情,姨父的没有让她满足时这个美丽的女人,她的失望、无奈和不开心。

  而现在她竟然被我用稠粘的精液和淫水涂抹得一塌糊涂,而我现在正在随心所欲在我家房顶上奸淫这个姨父的女人,这个看着我从小长大,年龄比我足大了23岁的小姨的身体!

  我想到这里,便觉得自己更想要完全占有她了,下身也更强了,我开始猛烈的冲击起来。正在欣赏夜景的小姨她感受到了我和刚才的不一样,只是以为我已经又发动起来了,她在我持续不断的攻击中,喃喃的叫着我小锋,小锋,一边一边刺激着我的感觉。

  她一边配合着我的力度,一边往后想下来回到铺上,而我却更用力的顶着她不让她下来,小姨有些想哭的感觉:你让姨下来,再弄,你怎么了呀,疯了?这时我在她肩上咬了一小口:小姨,我要做姨父!小姨都有哭腔了,你让姨下来,你不是已经是你姨父了。

  她这样说,我便不再坚持,我们又回到了床铺上,小姨此时也已经被我刚才的举动给完全发动起来了,她一边动着,一边骂着我:你早都是你姨父了,刚才还吓小姨,姨什么没给你?

  我压着她冲刺着:我要你也叫我哥!

  原本想着小姨会拒绝,但此时的小姨随着我的一下猛插,便已经叫出来了:哥,你太厉害了。

  她这一叫,更让我感觉到她虽肥厚宽松但仍幽深滚烫的阴道带给我的快感,这时每次我的分身都会顶到底,她非常丰满的屁股给我极强烈的感觉,而且由于我的分身现在整根都能插入,每次抽插都能感觉我的龟头进入了一道窄窄的圈子中,不禁让我怀疑是否都顶到子宫里的感觉。

  这问她,小姨,里边好像有个圈儿?这时小姨已经是快要不行了,她红着脸骂我:那是上的环了,你姨父从来都没顶住过的,你太长了!

  (我心里暗乐:我比姨父强多了,能享受到小姨的最深)这样没多少下,小姨的高潮就又来到了,一阵比上一次更猛烈的收缩后就泄身了,这时我也已经累得差不多了,也就势在小姨快乐而又略带痛苦的呻吟声中,紧压着她的屁股再次将精液射入她的体内。

  二度春风后,我们俩就抱在一起,随便聊着些感觉之类的话,我伸手扯了被子来 ,在想着以后几天能和小姨继续缠绵的美好里盖上我们俩的身子,不一会儿我便在极大的满足里边沉沉入睡了,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起,我们俩虽然都身体很累,但谁也没有睡懒觉,下去老院里边和大家吃了饭,便开始了一天的农活。

  在家里人面前,我们俩都表现的中规中矩,我们都明白不能让任何人看出什么,相安无事自然是最好的选择办法。

  这天的晚上,没有任何的意外,在房顶上又是一场欢爱,因为老大说全部写完才能加精,而且和以前情节类同,所以此处省略3000字,请兄弟们理解。

  第三天依然早起,我们俩仍然是虽然身体很累,但谁也没有睡懒觉,下去老院里边和大家吃了饭,又开始了一天的农活。

  这天非常的热,应该是这个月来最热的一天了,早上在地里呆到10点,便已经热的不行了。回来草草吃了午饭,应该午休的去午休了,应该跑出去玩的跑出去玩了,妈妈拉着小姨去她屋里边说话了,我没事儿做,就自己回了上边新院。

  因为我想着小姨来到村里后两天了还没有洗澡,家里边又没有洗澡间,都只是随便的擦擦,她是那么爱干净,一定是很想洗的,在老院子里边太不方便了,我得在上边院里给她想个办法。

  我在院子里边瞅了一圈,刚好看到了屋子里边放了原来几个放粮食的大缸,还有一个是空的,我便把它转到了正院子里的太阳下边,院子里边已经打了小压井,我便自己压了水到盆里边,端了水刷干净了那个空缸,然后压一盆倒一盆的往里边蓄满了水。把我累的够呛。

  下午4点多,我们又到了地里边,我什么也没有说,劳动最光荣,又开始干活了。晚上在老院子里自然又是那些项目,就都不在写了。

  吃完后,因为今天确实太热了,小姨便马上要回新院子里边去凉快,还提了壶开水说到上边擦一下,妈妈也知道那上边确实比下边凉快,便也没多留小姨说话,我自然也就跟着上去一边帮她提水,一边暗自满意自己今天的做法了。

  在路上,山风吹着已经感觉比在老院里边舒服了许多,村子里路边到处都是乘凉的人。

  妈妈和小姨走过的时候不时和熟悉的人打着招呼,也有人不时的问跟在后边的我考试的情况,妈妈都很骄傲的回着话:下学期就到城里上重点高中了,大家就都开始夸我有出息。

  也有人问我小姨镇上中学的事情还有上重点高价生的事情,所以一路走着又不时停下来说着话,让我认为这不是竟瞎耽误时间吗。

  看到了上边的房子,妈妈便拉着小妹回村里去了,上去也没什么事再下来,也要累得一身汗了。而且家里边还都需要她收拾,下去前交待了我几句,说小姨明天就要回去了,让我陪小姨多说会儿话,让小姨交待我到高中应该怎么读。

  我当时就是一惊:小姨,你明天要回去吗?

  小姨回头笑了笑:你姨父和你弟今天已经回来了,刚才打了电话了,要不是天晚了,我今天就得走喽。

  这下我就郁闷了,原来这就只有这最后一个晚上了。怪不得她要掂水洗洗呢,原来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了。

  而这时就只有我和小姨俩人上去了。在有人的时候,我一直是跟在她们后边的,但现在回头看看已经是人影渐远了,路越来越暗,我便快走几步和小姨并排了。

  我一只手掂着壶,另一只手伸手向她示意了一下,她便把手也交给了我,让我拉着她往上走。一边走我一边问她,小姨,不走好不好?

  小姨笑着说,你姨父回来了,还有小孩子,我得回去呀,要不家里边可就不像样子了。别生气了,姨今晚不是留下来陪你了吗,这几天你还没够呀?

  我说,不够,天天和小姨一起也不够的。

  其实也没多远,新家本来就挨着村子,只是因为在高岗上,所以绕了些路罢了。在路上,我们俩说着话,这样拉着手就走了上来。就感觉像丈夫拉着妻子回家一样的自然。

  她在我身上起伏着,雨开始有些大了,可小姨不理不踩,更加用力的在我身上动着,渐渐她的头发被淋湿了,裙子上也开始沿着身子往上流水,我们的铺上也都成了水。

  而小姨好像根本不管这些一样,而此时的我也已经慢慢的被她发动起来了,明天她就要下山了,我当然不能让小姨不高兴,便试着用胳膊撑着坐了起来,她也抱紧我,在我脸上就着雨水亲了起来。

  我当然回应着,这样坐了一会儿,我便用力把她往后翻去,我尽量不让分身从小姨体内退出,直接就压了上去。

  这时,又是一道闪电,我透过已经湿透了的裙子看清楚了小姨胸前的两座山峰和奶头,我伏下身去隔着裙布,就着雨水亲着咬着,下身一边更用力的冲击着小姨的身体。

  雨下得更大了,而小姨一点儿要结束的意思也没有,我感觉自己已经又快要不行了。

  这时我真的不想出来 ,因为我知道小姨还远没有满足,我没有办法,只好在一次抽出时假装不小心掉了出来,而在小姨一声不要出来还没结束的时候,我已经从她的小腹往下沿着大腿亲了下去,直来到她的下身。

  我此时也不管那里到底是我滑出来的精液,还是小姨流出来的淫水,反正那里已经湿得成了汪洋了,我投入的亲吻着小姨的私处,各种液体的味道被雨水冲刷着。

  随后我便把自己的身子也转了过去,骑到小姨的脸上,果然小姨一把将我握住便引到了她的嘴里边,尽情的吞吐起来,我们俩很快就都激动了起来,感觉到对方下体里都是一阵的汹涌,随后我们也就全部都把对方的液体给咽了下去。

  我今晚已经是第二次在小姨嘴里出来了,她也已经咽下去了我两次的东西,我很满足,此时的我转过身子,伏到小姨的胸前,想为她挡些雨水,这时又是一道闪,我竟然看到了小姨的脸上竟然布满了泪水,我用嘴唇确认了一下,确实是泪水,不是雨水,更不是汗。

  我紧张的亲着小姨的脸:姨,你怎么哭了。

  小姨听到我俯在她身上问她话,竟然再也压抑不住,终于哭出声来了。

  可能刚才小姨是怕我发现她流泪的样子吧,还只是悄悄的抽泣,而现在,反正已经让我看到了,她就干脆放开了心里的郁结,慢慢哭的越来越厉害了。

  一时间,我真的有些手足无措了,小姨还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这样过,我马上就被吓住了,只好用力的想把小姨从湿透了的褥子上抱起来,但她躺在那里一点也不配合我的动作,不由得我自己的眼泪也出来了。

  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非常肯定的知道,小姨的伤心一定是和我有关系的。

  突然就在我们头顶很近的地方,一道好像要撕开天空的闪电过后,紧跟着就又是一串响彻天地的雷声轰隆隆的响起。

  我在一瞬间的明亮里看清楚了我和小姨现在的狼狈,而小姨显然也被这雷声惊住了,一起身便抱住了我的腰,好像一下子就想把全身都缩到我的怀里一样。

  就这样,我们紧紧的相拥着坐在已经是流水成河的褥子上,她保持着不变的姿势,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持续了至少有小半个小时的样子身体一动都没有动。

  我也只好静静的抱着她,在这一会儿我对她已经没有任何的什么冲动和欲望了,有的只是无限的包容,疑惑,还有一些内疚。

  上天并不因为我和小姨在一起而停止下雨,渐渐的我已经感觉不到一点儿刚开始下雨时的凉爽了,取而代之的已经是刺人心骨的冰冷了。

  我没有办法,自然只得任凭雨水冲刷着我和我挡不住的小姨的身体,而更好像也在洗涤着我们俩的灵魂来坚定我们的关系,我更加抱紧了怀里的小姨,这里正有一丝丝热意传来,小姨想来也是如此,往我身上贴得更紧了。

  终于,雷声渐渐的远去了,雨下得却是更大了,正在我想应该怎么样劝慰小姨的时候,还是她先打破了沉默。

  她伸出胳膊抱住了我的脖子,抬起她的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锋,你能抱我下去吗?雨太大了,姨冷!

  此时的我自然是正好是也想要这个结果,只说了一句好,我就奋起全身的力量,把小姨从地上横着抱起,她姿势没有变,依然搂着我的脖子,尽量配合我的动作让我站起来。

  然后我已经顾不得地上的褥子要不要收拾,慢慢的一步步走向下楼的地方了。

  因为我抱着小姨其实已经很吃力了,所以下楼的时候我很慢很小心,小姨也很懂事,一动不动,我支撑着自己的信心,一定要把她抱到屋里边去再放下。

  终于还是事与愿违,在下到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脚下一滑,我差点就倒在地上,而小姨就势一用力,已经站到了地上。

  看着我站在那里不好意思更是那种自感丢人的表情,小姨伸手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让你逞能要抱小姨下楼!

  然后小姨便不管不理我,转过身自己低声笑着就跑回了屋。

  看着她的背影,我一下子心里边郁闷坏了,这不是你让我抱你下来的吗,怎么又是我逞能了?

  但当我意识到她刚才是笑着跑开的时候,我的心情一下子就舒畅极了,

武汉建设信息网是湖北最大的城市设信息网,欢迎您访问武汉建设信息网为您提供最全最新的城市设信息网、湖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信息及湖北城市设信息。

网友点评